>

2019年扶老人反被讹20万救人者:我没有钱只有命给他

2019年扶老人反被讹20万救人者:我没有钱只有命给他

僻静的村庄后面,是一处被丛林围住的池塘。一个中年男人,对着平静的水面,喃喃自语。

噗!男人艰难地吐出个烟圈,低头看了眼手机,短信页面显示“已发送”,这才如释重负。

一声沉闷的落水声,将丛林里的鸟儿惊得四散,没多时又归于沉寂。一圈圈涟漪逐渐隐没,池塘边,手机铃声响起。

投水的男人,叫吴伟青。正值壮年的他,到底遭遇了什么?他最后发出的短信,有着怎样的秘密?

吴伟青如往常一样,骑着摩托车前往漳溪乡上班。家境贫寒的他,兼职了三份工作:上午种地,下午搬村里清运垃圾,晚上还得到漳溪乡的工厂里开铲车。

一路风尘仆仆,他赶到上班的必经之路–中联村,看到前方一辆自行车骑得歪歪扭扭,吴伟青不觉皱了下眉头,下意识地按了下喇叭。

那人赶紧停住让路,吴伟青顺势超了过去,转瞬间便认出,骑行者是83岁的村民周火仟。

骑出二三十米后,吴伟青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惨叫,他回头一看,周火仟倒在地上。

来不及多想,吴伟青停下车将他扶起,这样助人为乐的事,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。

吴伟青脑子一懵:“你搞清楚,是你自己摔倒的,我是出于好心才帮你的!”周火仟听罢更是火冒三丈:“你别胡扯!就是你撞得我,今天你必须给我个说法!”

可四周既没有监控,又没有人路过,吴伟青有理也说不清。一筹莫展时,对面走过来一个人。

来人周育琴是吴伟青小学时候的校长,正在家午休的他听见有人争吵,就出门一探究竟。

了解缘由后,周育琴表示,自己没有目睹事情的全过程,没法给吴伟青作证,当务之急是将将周火仟赶紧送到医院检查,再处理后续纠纷。

吴伟青认为他说得有道理,于是背起周火仟向300米外的乡医院跑去,周育琴也紧跟其后。

吴伟青急了:“周校长,你还得帮我做个证明啊!”,“放心吧!”周育琴匆忙走出了医院。

这群人正是周火仟的儿女们,“撞了人,你还想跑?”“你口口声声说不是你撞得,那你交什么检查费?”

看到对方人多势众,周育琴也慌了神,他承认没有看到老人倒地前的场景,至于肇事者是否就是吴伟青,他没法证明。

矛头再次指向吴伟青,这时医院的影像检查结果显示,老人的右股骨骨折,需要3000元医疗费,还要等待接下来的治疗。

3000块钱顶得上吴伟青一个月的工资了,事情闹到这一步,他有些慌了神。笨嘴拙舌的他吵不过对方,只得先拿出3000块钱垫付。

笔录的结果大相径庭:吴伟青声称提前按了喇叭,根本没有撞到周火仟;而周火仟坚称就是吴伟青撞倒了他,绝对不会错!

警方决定对摩托车进行表面鉴定,结果证实摩托车表面没有任何碰撞留下的纤维组织,也就是说,当天没有发生撞击事故。

当警方将调查结果告知周火仟家属时,对方还是不依不饶,就算吴伟青没有撞人,但他鸣笛吓得老人跌坐在地,才导致的骨折!

得知原委的妻子蓝秋梅也安慰他:“3000块钱就当破财免灾了,以后留个心眼吧!”

“我父亲已经被送到河源市医院治疗了,以后你要负责我父亲一切的治疗费用和全部的赔偿款。怎么着你也得给个20万,你赶紧的给我弄来,两天之内给我乖乖地送医院来,要不然我们就上门要债,还要抓你坐牢,你别想逃!”

20万赔偿金,对于吴伟青而言无异于天文数字,他双眼一黑,大脑一片空白:现在的他,已经无法自证清白,可筹不够20万,对方就会一直死咬着不放。自己这辈子已经过得够苦了,难道还要连累家人么?

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吴伟青将亲戚朋友的电话打了个遍,可除了得到些许安慰,没有一个人愿意借钱给他。

或许,只有自己死了,就没有这么多糟心的事了!这样的念头一旦滋生,就再也挥之不去。

万念俱灰的吴伟青,走向村口的小卖部,买了两包香烟后,来到了村后的池塘边。

“我真的没有撞倒那个老人,我是被冤枉的!海燕啊,对不起!以后你要替我照顾好奶奶和妈妈,还有你的弟弟妹妹,这一家子人就全落在你身上了!爸爸下辈子再陪你们!”

海燕是吴伟青的女儿,看到这则短信时,她正和弟弟在一家工厂里上班,心急如焚的姐弟俩随后打车回家,在村后的池塘边,找到了父亲遗落的手机。

在村里人的帮助下,吴伟青的尸体很快被打捞上来,此时距他发出短信,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。

在他们的印象中,吴伟青是出了名的好人。他早年在外面打工,回乡后在村里的名声也很好,看到村里路泥泞难行,还特意从其他地方拉来碎石填补,每次厂里有捐款活动,他捐的数额总是最多的。

这样一个道德高尚的人,因为遭诬陷而自杀,村民都不能接受。于是,他们写了封伸冤信,联合签名后交到了警方。

十天后,警方也给出了调查结果:吴伟青的摩托车没有发生碰撞,老人的骨折是因为跌倒损伤而非撞击,但这些都不是直接证据,不排除周火仟是因为其他原因受伤。

周火仟的家人一口咬定,吴伟青撞人后畏罪自杀,而吴家人则四处奔走为吴伟青鸣冤。

眼看舆论呈现一边倒的态势,周火仟的儿女们又对前来调查的记者狡辩:“我们从没要他赔偿20万,我们只说要他交个医疗费!”

据周火仟的口述,他儿女很不孝顺,他怕自己摔倒后儿女们不愿过问,这才赖上了吴伟青,没想到却闹出了人命。

结束谈话后,陈观玉将录音交给了警方,按理说,这是老人亲自所述,完全可以证明吴伟青是清白的。

而警方也无奈地表示,由于现场没有第三者作证,这段录音不能当成证据来证明吴伟青的清白。

八年间,不断伸冤的吴家人,变得一贫如洗,只能靠爱心人士的捐赠和政府补助维持生活。

可由此造成的恶劣影响,却从未消失。近些年,扶老人被讹诈的事件一度成为新闻热点,这类事件甚至被改编成小品。

2014年春晚,由沈腾和马丽出演的作品《扶不扶》引发了热议,尤其是在结尾的那句台词更是触及观众灵魂:

“这人倒了咱不扶,这人心不就倒了吗?人心要是倒了,咱想扶都扶不起来了。”

2017年3月15日,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》第184条规定: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,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。

Published by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